丈夫用爱为妻子书写奇迹
作者: 来源:淮河晨刊 出处: 媒体名称: 记者:陈春怡 版面: 查阅次数: 发布日期:2017/12/27
  结婚多年,妻子独立承担起照顾家庭的重担,让丈夫安心工作;当妻子重病卧床,丈夫不离不弃日夜照料,创造了生命的奇迹。“以前都是你在照顾家,现在该我来照顾你……”900多个日夜,44岁的张教育用无微不至的关爱诠释着“丈夫”一词的内涵,用坚持和执着书写了人间最美的真情。
  “她活着,这个家才完整”
  12月25日上午,阳光正好,卓凤美盖着被子躺在客厅的沙发上,惬意地晒着太阳。两年前的一场车祸,差点夺走她的生命,虽然恢复情况良好,但还是落下了偏头疼等后遗症,每天大多数时间只能躺在床上休息。别说外出工作,就连稍微繁重点的家务她都很难独立完成。
  “她还能陪我说说话,能在自己客厅里走上两圈,就这已经很好了。”黝黑的皮肤,不善言谈,这是张教育给记者留下的第一印象。采访过程中,这个瘦小的男子但凡听到妻子夸奖自己,总是感到很不好意思,一次次打断妻子的话,反复强调:“这不都是我该做的吗?别总拿出来说,让记者同志笑话。”
  在张教育看来,自己做的事情再普通不过。他说:“谁能一辈子顺顺当当?谁家还没个烦心事?过得去这道坎,我就知足了。”
  过去两年多,摆在张教育面前的,是生活给予他的一道高高的坎。
  2015年6月26日傍晚,卓凤美外出购物时被一辆疾驰而过的电动车撞倒,整个人飞出去三四米远,头部右侧狠狠地磕在了路牙石上,顿时陷入昏迷。待张教育赶到医院,等待他的是一张冷冰冰的病危通知书。“脑部重创,颅内出血,深度昏迷,你要做好思想准备,上了手术台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。”医生的话犹如晴天霹雳,让张教育两眼发黑,瘫坐在地上。
  那台手术,张教育至今不知道历时多久,只记得那段空白的记忆之后,再看见妻子是在ICU病房。一向乐观活跃、快人快语的妻子静静地躺在病床上,头上裹着厚厚的纱布,脸部淤青肿胀,已经看不出平时模样。那一刻,张教育的眼泪瞬间决堤,像个孩子似地哭泣着。
  “儿子那时才十七岁,我一哭,他也跟着哭。我突然明白过来,自己一定要挺住。她活着,这个家才完整!”擦干眼泪,张教育暗暗发誓,只要还有一丝的希望,自己就要坚持下去,正是这个信念支撑着他扛起了生活的重担。
  “以前是你照顾我,现在换我来照顾你”
  那段时间,张教育寸步不离地守在病房门口,几乎不曾合眼。尽管大部分时候帮不上什么忙,但他觉得,只有守在这里心里才能踏实。“满脑子就想着,如果她突然挺不住了,我必须在她身边,不能留她一个人。”
  幸运的是,手术比较成功,卓凤美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两侧头骨被切除,整个人始终昏迷不醒。医生表示,由于头部创面较大,术后并发症的危险性很高,痊愈希望渺茫。面对医生的“判决”,张教育不知道如何来表达内心的痛苦。他看着病床上毫无知觉的妻子,不知多少次一个人躲到角落默默地擦拭着眼泪。
  手术后一个多月,张教育将妻子接回了家。从此,当千家万户早已进入梦乡的时候,张教育还在忙活着收拾家务;当别人才睡眼朦胧地醒来,他早已准备好了妻子的饭菜。为了让妻子好受一点,他坚持每天为妻子擦洗身子,每次擦洗完都会为她换上干净衣服。妻子大小便之后他都会及时清洗,只要他轮休在家,每隔半小时就为妻子翻一次身。长期卧床的病人很容易出现褥疮、肌肉萎缩等症状,但在张教育的细心照顾下,卓凤美从没有出现过这些问题。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半年后,卓凤美慢慢睁开了双眼,全家人欣喜若狂,连医生都觉得不可思议。“先是手指动了动,后来情况一天比一天好,我真是特别高兴。”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张教育依然有些激动,他说:“一切努力都没有白费,她的每一点进步,对我来说都是鼓励。”
  日子一天天过去,卓凤美的意识和记忆逐渐恢复。为了增强妻子的感知能力,张教育经常推着妻子到小区花园里散心,每当看到丈夫这么劳累,卓凤美很是自责,认为自己给这个家庭增加了负担。张教育却说:“以前是你照顾我,现在换我来照顾你。”
  “不管将来恢复成什么样,我都会一直照顾她”
  张教育是铁路职工,作息没有规律,上夜班是常态。卓凤美早年下岗,专心在家相夫教子,将这个家照顾得妥妥帖帖,她的贤惠能干得到了父母亲朋的一致称赞。用张教育的话说,“自己享了半辈子福,回家连饭都不用自己盛”。
  当了十几年“甩手掌柜”,刚接手家务,张教育甚至连洗衣机如何使用、换季的被褥放在何处等生活常识,他也一概不知,不得不从头学起。但这些还不是最困难的,妻子情绪低落,常常不由自主痛哭,张教育不善言辞,想劝却不知从何处说起,只能坐在一旁默默陪伴。
  2016年8月,卓凤美被推进手术室,做了第二次颅骨修补手术。手术非常成功,卓凤美慢慢恢复了行走的能力。由于长期卧床,她的腿脚用不上劲,张教育就从背后抱着妻子,再用自己的腿脚顶着她的腿脚一点点地向前挪。为了防止磕碰,张教育还细心地把客厅里的桌椅挪了个位置,腾出一片空间,供她在客厅里练习行走。
  事实上,张教育比妻子清瘦得多,体重只有55公斤。好几次,看到丈夫太过劳累,卓凤美想自己尝试行走,却屡屡摔倒,难过不已。张教育上前拉起妻子,鼓励她坚持下去。
  为了让妻子的肌肉尽快恢复力量,张教育每天坚持为妻子做肌肉按摩护理。车祸后,卓凤美对疼痛格外敏感,张教育就放轻力道,延长按摩时间。一套按摩流程下来,张教育往往累得直不起腰。
  2年多,900多个日日夜夜,张教育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,用他单薄的身体为妻子、为这个家撑起了一片天。妻子气色日渐好转,沧桑却过早地爬上了张教育的面庞。
  “遇到熟人,都说我气色好,说他瘦了、老了。他才44岁,如果不是为了我,哪会这样?”卓凤美感慨地说:“不知道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分,遇到了这样一位好丈夫,要没有他我恐怕还醒不了。”
  妻子的话让张教育不好意思起来,他笑着对记者说:“结婚二十年,当初她没嫌弃我穷,现在她生了病,不管将来恢复成什么样,我都会一直照顾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