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障碍浏览

万人大社区无确诊无疑似背后……

发布日期:2020-03-07 10:06 信息来源:蚌埠日报 浏览量: 【字体:  

疫情期间,龙湖春天社区先后四次向居民免费发放1600个口罩。

 

  3月1日清晨7:24,刘富南揣着从湖滨社区龙湖春天居委会开具的居住证明,从高铁蚌埠南站踏上了南下台州的G7655次列车。有了这份证明,她去儿子在台州的住所,小区门岗会无障碍放行。
  这份证明写着几个关键信息:刘富南自2020年1月23日至今一直居住在龙湖春天社区某栋某单元某室;该社区发生新冠病毒肺炎确诊病例0例,疑似病例0例;刘富南及其暂住住所的所有成员未与任何新冠肺炎确诊患者、疑似患者、密接者有过任何接触。
  这些信息综合表明,在新冠肺炎疫情中,龙湖春天社区全员齐心,守住了一方净土。
  龙湖春天社区先后分四期建设,包括别墅在内共有156栋住宅楼、5725户居民,是蚌埠市名副其实的万人大社区。又因为其坐落在大学城,流动人口甚众,人员管控的复杂性非同一般。
  在疫情肆虐的2月,万人大社区无确诊患者、无疑似患者是怎么做到的?
  用居委会主任许黔荣的话说,上下齐心,群防群控,居民配合与社区人员坚守相辅相成,是龙湖春天这个万人大社区一招制胜的原因。
上头“十个一律”把网织
下面“严防死守”来稳控

  武汉疫情蔓延至蚌埠时,已近鼠年新春。除夕前一天,一名发热患者被最终确诊为新冠肺炎。在此前一天,市长王诚主持召开全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会议,全面部署疫情防控各项任务,打响新冠肺炎阻击战的第一枪。
  随后,紧急成立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发布《致广大市民的一封公开信》,要求所有从武汉来蚌人员主动向所在社区报告、登记,接受询访,居家观察,不要外出。
  大年初二一大早,社区层面开始全面行动。被紧急召回工作岗位的龙湖春天社区居委会主任许黔荣,迅即投入工作,也紧急召集居委会工作人员、网格员、协管员开了个会,动员大家凝心力、有状态,随时参加战斗。贴通知、站门岗、来回巡查,很快成为社区人员的必修课。
  2月6日,我市在全省“八严八控”基础上出台的“十个一律”通告,周密地织就了人防、技防、物防和协防四张“网”,将全市防疫之战推进新阶段。这里的人防,主体正是将服务触角伸进各家各户的基层工作者,包括社区工作人员。正是这“十个一律”,将社区人变成了严防死守的“守门人”。
  在只有10个正式网格员的龙湖春天社区,硬是细化分割出18个网格,为的是用最小单元格的微系统来监管钳制人员流动,解决大社区事务多、管理难等问题。
  事实证明,每个单元格的责任人,根据重点人员清、防控措施清、包保责任清原则,摸排居民信息,对外地返回特别是湖北地区返回人员逐个调查,归档管理,每日监测,居家隔离,努力做到“每个网格不漏一户”,“每个家庭不漏一人”。
  在全民扫码填报家庭信息时,摸排有困难,网格员也有自己的办法。住户电话打不通的,他们就在门上贴《告知书》;住户白天家中没人的,他们就等晚上灯亮了去敲门;多次敲门无应答的,他们就去物业调取水电表读数,来确认屋内是否有人居住。多渠道统计的综合数据显示,过年期间龙湖春天有近5000人居住。
  由于网格员在社区有熟脸和好人缘,他们也发动街坊四邻帮忙宣传、提供信息,使大家变身宣传员、监督员,自己管理自己的地盘,让试图瞒报不报的人无所遁形。
社区人变“千手观音”
受累忍屈守护公共安全

  “从年初二到现在,我们社区所有人已经连续工作了一个多月,身体累是肯定的,但与身体劳累相比,心累才真叫人难受。”2月26日上午,在结束了与一位25日晚刚回社区的国外返乡居民的通话之后,许黔荣忍不住和记者叨唠起来。
  原来,这位返乡居民从韩国大邱回蚌,是某高校老师,网格员几次做思想工作,对方坚持自行居家隔离而不去集中隔离点,理由是:一个人在家隔离不会影响身边人,在自己家给学生上网课比在外面方便。不得已,网格员只好求助她的上级,许黔荣在电话里好说歹说沟通了20分钟,仍没能一下子说服对方。
  这样的例子,随着全市复工复产脚步的加快,开始越来越多。“要知道,龙湖春天社区被四所高校包围,加上附近的商业店铺,居住人员成分复杂,过年期间流动量大,天南海北都有。遇到几个不听劝的,就能熬死我们。”许黔荣告诉记者,龙湖春天从疫情警报拉响没几天,就封堵了包括东门、西门、南门和其他小豁口在内九个出入点,只留下北门一个通道放行。即便如此,仍有人通过豁口或小区栅栏翻墙出入,防不胜防。她笑言,这次疫情把社区人炼成了“千手观音”,个个“三头六臂”——除了每天固定几个时段的门岗执勤外,还要给需要出门买感冒发热腹泻药的居民开社区证明,有的证明写好后需要陪着去药店,老年人的特殊用药甚至全程包办。
  特别是那段不通公交的日子,出行难更加剧了社区人员陪同买药的艰难。许黔荣告诉记者,有次为给两位老人购买应急药,社区多方协调从区里调来一辆车,由网格员拿着身份证陪着老人去二院拿的药。
  即便如此,社区的工作也有不被理解甚至遭到居民正面抗议的时候。记者了解到,有位老人在严控外出期间没拿出入证却硬要出门,被许黔荣拦下后不但不听劝阻,反倒玩起“文字游戏”,揪着许对其“老爷子”“老同志”的称呼不放。最后,这起劝阻以老人向市长热线投诉、许向区纪委递交情况说明了结。
  “紧急事项一布置下来,我们忙得连坐下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,这个时候再要求写个情况说明,不是耽误事吗?”言及此,许黔荣言语中的无奈让人生怜。很快,她话锋一转,“好在社区居民九成以上都积极配合,加上党员志愿者的有效助力,最终守住了整个社区安全。”
居民组团“不出门采购”
自发筑牢“最后一百米”

  在龙湖春天社区,每个家庭至少有一名成员的手机里,有这么几个微信群:用来共享信息的社区业主交流大群,用来报备家庭信息和接受社区通知的网格工作群,用来与附近某超市对接的小区购物群,用来异地直采的团购群。
  前者是业主自发集结的交流空间,创建已有十来年,后三者却都是这次疫情提供的机缘。每天,网格员有重要信息发布时,就在网格群里“重要的事情说三遍”,涉及到的业主在群里咨询、反馈,工作有条不紊地落实到位;小区居民需要买米买菜的,就在小区购物群里接龙下个订单,长则两小时、短则半小时,订单商品会从小区毗邻超市的栅栏处递进来,居民不出小区就能补给家中所缺,吃喝无忧;居民想跟团买一些物美又价廉的新鲜果蔬,就在直采群里跟着团长下个单,果蔬会在团长集中下单后两天一个周期地送到小区门口,团长收货后再在群里@所有人到指定地点取货就行,整个流程让人感到安全又放心。
  “要是搁在以前,我会觉得购物群里广告多太受打扰,现在坐家里,有采购需求就进群选货下单,不出小区就收到菜品,减少了与小区外不确定环境的接触,多好!”网友“天末”发在群里的一句话,迅速引起大家共鸣:“我们大家一定要减少出门,共同守住龙湖春天这片净土!”
  粗略统计,网友“天末”从过年至今,通过超市购物群买过7次果蔬和食品,通过直采团购群下过不少于10单。“全社区几千个家庭,每个家庭少出门哪怕一次,就会给社区减少几千次风险。”她说。
  事实上,随着线上购物圈的扩大和复工复产的推进,原本的买主部分也转变成为卖家。“老家种的蒜苗,10块钱一捆,需要的接龙,明天上午现拔,下午送货”“农家乐里的蔬菜已长成,套餐25元,萝卜、芹菜、蒜苗、白菜、香菜应有尽有,品种多,分量足”“大鹅70元一只,未杀前8斤左右”……甚至连做大馍、葱油饼的业主,也借助这个群开始了一年的营生。
  偶尔替老婆下单的“灵犀”告诉记者,龙湖春天社区这种由居民自发、有居民体验、促线上线下打成一片的采购模式之所以成行,主要是因为这里是城乡接合部,“从乡村到城市的最后一公里,有效解决了社区疫情防控的最后一百米问题。”

 

 

 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